恐高症蒋方舟(组图)

《伦敦奥运日记》

蒋方舟,女。

1989年10月27日出生。7岁开始写作,现已出版作品9部。2012年从清华大学毕业,就任《新周刊》杂志副主编。

开幕式过后,大家都在讨论为什么女王不高兴。网上有很多人模仿她的心理活动:“看看你们这些人…… 这些个国家原本都是我的。”“医生呢?他们说过我不能跳来着。”我他妈的跳了降落伞,就为了这场破玩意?

今天,女王和丈夫访问西伦敦区的时候,揭露了谜底,站在百米高的塔上,她只是有点恐高症。

高处不胜寒,姚明今年来伦敦奥运会,住的酒店厕所门高只有2米20,姚明弯腰才能进去,酒店为了留住他,就把门上面的墙都打掉,浴室的顶棚也拆了。

我一直好奇恐高症者在高处朝下看时为什么会恐惧,是不是因为害怕坠落。

奥运比赛第一天,大部分的目光都聚集在夺冠的灿烂光辉里,获得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冠军的孙杨被预言将取代刘翔,成为新的“亚洲之光”的代言人。比赛结束,现场解说抱怨英国本土观众不热情,让他们的队员没有获得奖牌“你们看看现场的中国观众。”

而另一部分目光,则聚集在那些滑铁卢的恐高者身上。我看BBC直播的男子个人400米混合泳比赛,菲尔普斯只得了第四名,解说者震惊悲痛地连说四遍:“我简直不敢相信!我简直不敢相信!”颁奖的时候,解说员根本不在乎奖台上的几位,又说了七八遍:“菲尔普斯竟然只得了第四,第四唉,天哪,第四。”菲尔普斯近三届奥运会,第一次没有获得奖牌。

滑铁卢的还有中国男子体操队,今天的资格赛失误连连,竟然被英国队超过,两个解说员非常兴奋:“我们现在居然超过中国队了。”“啊啊啊我的天哪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象”。虽然只是资格赛,可我才不管呢,就是超过了。”“是啊,我们应该赶紧用手机把这个比分拍下来保存。”“今晚开个party吧。”

热议的话题还有李娜出局,前两天还神采飞扬地传递火炬的李娜,今天就被分析成了“心态不好”,看得人万分唏嘘,联想到今天站在领奖台上热泪盈眶的焦点中心,不知道何时,就成了被摇头叹息的对象,等到那时,多希望聚光灯不再长时间对准他们的背影。

少些期待,少些冷嘲热讽,甚至少些遗憾,少些打抱不平,或许都是治愈恐高症的良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