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评:电荒时代何以出现窝电现象

人为因素的电荒以及资源效能的闲置浪费,不论对国民经济的影响,还是给居民用电带来的麻烦,都是对国家利益的损害。

内蒙古电力集团运营的蒙西电网是中国唯一独立的省级电网,而内蒙古国家电网是中国最大的区域电网,跨越中国20多个省份,并拥有跨网通道投资建设的权力。没有跨网投资权限的蒙西电网只能被动等待国网的外送规划。但规划了8年,电力外送通道无一条落成。结果是“窝电”日益严重,内蒙古陷入了一个以煤电为核心的产业恶性循环。(据6月12日《中国经济周刊》)

资料显示,所谓“窝电”,指容量100KVA的电力变压器只给一个小家庭供电(即大材小用)。一边是电荒重灾区拉闸限电甚至波及居民,另一边却是东北、西北、蒙西电网的电力富余超过3000万千瓦只能窝电。电荒时代的窝电现象凸显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滞后。地方电厂、五大电力和电网之间复杂的竞争博弈、利益格局加剧了这种结构性电荒。

垄断行业存在的理由,是为了国家资源、能源安全,并带来国家利益的最大化,这种初衷是符合国家与公共利益的。然而现在看来,垄断企业借国家利益之名谋取集团利益,并使得国家与公众利益两头受损的情况越来越严重:油价低落,石油巨头便人为制造油荒;而“电老虎”则是一边漠视电荒,一边利用跨网通道权限制地电外输……这时候,国家利益不可能最大化,公众利益更是成为绑架对象,而只有垄断集团的利益实现了最大化。

或许有人不解:国有企业的所有者是国家,那么国企利益最大化不就等于国家利益最大化吗?未必。国企利益与国家利益并不完全是一回事,仅以国企管理层与从业者每年巨额的职务消费和超国民的福利分配(不包括贪污和浪费),以及各种无效成本来说,都是不符合所有者利益的。国企上缴利润每年最高只有15%。这种情况下,国网限制地网外送,目的就是要实现自身垄断效益的最大化,这里不能说没有国家利益,但人为因素的电荒以及资源效能的闲置浪费,不论对国民经济的影响,还是给居民用电带来的麻烦,又都是对国家利益的损害。

垄断行业损害国家和公众利益的问题,既有行政监管责任,更有垄断经济体制自身不能克服的矛盾使然,这也是反市场行为的必然。垄断弊端愈烈,改革这一课题的重视度也应随之提升,而不应总是泰然视之。

马涤明(内蒙古 职员)